家奠

各位亲朋好友,全体来宾,

 

今天是我母亲杨平英老大人扶柩登山之日,也是我们最后向母亲遗体告别之日。在这人生千古一次的日子里,我代表满门孝眷向老母亲沉痛哀悼。

母亲一生为人正直,开明,低调,善良,处处为人作想。宁愿自己多吃苦也不愿麻烦别人。在人生路上,一辈子为了家庭为了子女为了孙儿女辛勤操劳,任劳任怨。作为老师,无论在偏远的乡村还是在城市学校,她一切为了学生,成为学生爱戴的好老师。在即将扶柩登山之际,我等匍匐堂前,含悲忍痛,哀述母亲生平。

母亲杨平英阴历194144日生于抗日战争时期的陪都重庆。读小学时回到祁阳。先在杨家自己办的成德小学,50年成德小学停办后转入永靖小学。53年到56年在崇汉中学读初中,听说也是在崇汉中学第一次认识我父亲刘纶治。初中毕业后,由于家庭条件不好,没有选择读高中,而是选了不要交学费中专,于56年到59年就读衡阳三师。妈妈还打得一手好篮球。

毕业后先分配在黄家渡完小。后因经常需要集训篮球,黄家渡交通非常不方面,祁阳县体委60 年将我母亲调到祁阳龙山完小。之后与我父亲刘纶治结婚。63年生我,65年生亚妮。

69年文革下放到井水冲,先后在井水大队小学,洲上里中学,太和冲小学,新中小学教书育人。70年生刘滔,73年生刘涌。76年搬到衡阳,先在钢管厂子弟学校任教几年。后来一直在扎钢厂子弟学校任教到退休,曾任教导主任。

母亲患慢阻肺十余年,两年前发现肺部肿块,疑肺癌。经多方专家诊治,国内外最新药品,都无回天之力。母亲两月前病情恶化,于公元2016513日星期五中午1220分寿终正寝,在祁阳县白水镇井水冲(井水一队)去世,享年76岁。回首往事,追溯前情,母子之情,母女之情,对孙儿孙女之爱,我没有语言能够形容。此时此刻,只有寸断肝肠和从此就没有家的感觉。你们看到我们在流眼泪,其实我们是心里再流泪。我代表晚辈喊一声:妈妈,奶奶,外婆,我们爱您,我们永远爱您。

母亲生前和病痛期间,感谢各位亲友,同事同仁的关心问候。感谢刘滔刘涌和你们家人在母亲身边的关怀。感谢亚妮,虽人在万里之外的瑞典,无时无刻都想着母亲,需要时随时赶回来陪母亲。感谢我们家的阿姨周秋菊,在我们家近十年,对我妈妈无微不至的贴身关照。

母亲去世后,承蒙亲朋好友前来吊唁,我代表全家深表谢意!最后,特别感谢井水冲的父老乡亲,感谢你们为母亲的丧事操心费神。你们永远是我们的亲人。

妈妈,永别了,永远永远地永别了!你和爸爸又可相互陪伴了。祈求各路神仙护佑放行,一路好走。安息吧,妈妈!

 

孝子小平